118综合网
寒鸦网络社区

丈夫疑妻子出轨拒同房 当面骂儿子不是亲生

导读:原标题:丈夫多年来施冷暴力怀疑妻子偷人常常拒过性生活丈夫多年来的漠视、谩骂、精神摧残等冷暴力令她备受折磨受访过程中,她多次将“死”字挂在嘴边——“我宁愿他动手打死我算了”故事引子在多年的社会新闻采访中,我(指记者)一直以为,家庭暴力就是男人
漫画图
漫画图

  原标题:丈夫多年来施冷暴力 怀疑妻子偷人常常拒过性生活

  丈夫多年来的漠视、谩骂、精神摧残等冷暴力令她备受折磨

  受访过程中,她多次将“死”字挂在嘴边——

  “我宁愿他动手打死我算了”

  故事引子

  在多年的社会新闻采访中,我(指记者)一直以为,家庭暴力就是男人动手打女人。施暴过后,女人如果强硬的话,就离婚走人;懦弱一点的,只能忍气吞声。直到近日听了艳华的故事,望着她那迷茫绝望的双眼,以及一些仿若精神分裂的举动,我才深刻体会到:有一种暴力,施暴者不用动手也能深深地伤害你——冷暴力,也就是精神虐待。

  面对面听完艳华的讲述,一想到在无数桩婚姻中,不知道还有多少像艳华这样的人正在备受折磨,我竟不寒而栗。这些男男女女,哭诉无门,欲走还难,两腿就像被无形的水泥灌浆固定,动弹不得。

  1

  她曾被拐卖

  逃回再嫁被指“低人一等”

  我见到艳华时,最显眼的是她的头发。她今年还不到50岁,但早在10年前头发就全白了。有一句话她总挂在嘴边:“农村女人老得快,比不得城里女人。”

  她很瘦,骑电动车的时候驼着背,像个老太太。我提议:“要不去你家里聊一聊?”她立刻慌了神:“不行!他在家……”

  艳华嘴里的那个“他”显然是她的丈夫。经过一番思索,艳华最终把我带到了一家企业的公用厕所前。这是她上班的地方,也是唯一一个令她有安全感的角落。她是这家企业的保洁员,负责清洁厕所和走道,大多数时间都是独来独往。

  艳华的五官其实长得挺端正,个子也高。我说:“你应该好好打扮一下,这样才显年轻。”艳华连忙摆摆手:“如果我穿得好一点,他就会骂我,说我是‘骚货’,怀疑我在外面‘做坏事’。”

  艳华的恐惧感,始于将近30年前。上世纪80年代中期,正值花样年华的艳华和阿坤谈恋爱。由于阿坤脾气大,艳华受不了他的大男子主义,便提出分手,谁知阿坤当晚就出事了。

  那天晚上,阿坤心情不好,喝得酩酊大醉,在公共场合调戏一名年轻姑娘,最后惹了官司入了狱。事后,阿坤的家人气不过,认为都是艳华的责任,对她进行辱骂,艳华因此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心情复杂的艳华,决定独自外出散心。

  没想到,艳华竟遇到了人贩子。她被人贩子从南宁拐卖至华北某农村,遭到软禁。1年后,艳华和当地一男子生下了女儿。女儿出生后,对方放松了对艳华的控制。两年后,艳华成功逃离当地,独自一人乘坐火车回到了南宁。

  经此巨变,回到家的艳华就像变了个人,还要经受村里人的指指点点。老实巴交的父母尽管同情女儿,但也都觉得此事不光彩。

  “父母不断催促我赶紧嫁人,不要再待在家里了,免得闲言碎语太多。”艳华回忆道,当时阿坤刚好刑满释放,他似乎成了唯一的人选。艳华的父母便托人去说媒,但男方家“都嫌弃我是‘二手货’,不同意我嫁过去”。艳华说,尽管已经过去快30年了,她到现在还记得阿坤和他家人说过的每一句伤人的话。

  奇怪的是,两个月后,阿坤突然同意了这门婚事,就这样,一开始就“低人一等”的艳华嫁了过去。

  2

  他怀疑妻子偷人

  常拒过性生活

  婚后半年,艳华怀上了孩子,但阿坤却不怎么高兴。

  “我总感觉他闷闷不乐的,对我也不怎么关心。”艳华说,她当时分析,可能是自己怀孕令阿坤想起了她曾给别人生过孩子这个“污点”,所以阿坤心里别扭。她总以为,等她和阿坤的孩子生下来,阿坤的心病就好了。

  可是,事与愿违。

  艳华说,生完孩子后,阿坤很长时间都不愿碰她。“宁愿去外面叫鸡,也不理我。偶尔几次同床,也是满嘴脏话,完全不顾我的感受,不把我当人看。”艳华说,那时候有很多关于阿坤嫖娼的流言蜚语传到她耳朵里,尽管心里又气又委屈,但她始终不敢质问丈夫。

  “为什么不敢问?”

  “不知道该怎么说,怕他发火。”

  我愣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她:“你是不是从心底里就瞧不起自己?你在拿自己的不幸经历,来给阿坤嫖娼当借口?”艳华听后沉默不语。

  我只好转移话题:“他有对你好过吗,一定也有过浪漫幸福的时候吧?”听到这话,艳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艳华说,婚后她也曾有过短暂的幸福时光。那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夫妻俩在南宁做生意的时候。当时,阿坤的生意做得比较顺利,攒下了一笔钱,对艳华也和颜悦色了许多,夫妻关系还算不错。后来,考虑到要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儿子,夫妻俩决定回老家盖房子,把生意也搬回镇上。

  没想到,回到老家后,生意开始变得惨淡。在城市意气风发的阿坤,突然就落魄了,他开始酗酒。“从那以后,他每次喝完酒不是把我当空气一般忽视,就是在老人和孩子面前对我冷嘲热讽。”艳华回忆道。

  艳华还提到一件令我目瞪口呆的事。她说,有一次,阿坤当着儿子的面,说儿子不是他亲生的。年幼的儿子不知情,便问:“那谁是我爸爸?”阿坤没好气地说:“你是谁的种,只有你妈自己知道。估计公狗太多,母狗自己都搞不清楚谁是谁喽!”

  “这种话你也能忍?!”作为听众,连我都替艳华不平。

  “我也想过离婚带孩子走,但儿子那么小,实在不忍心。我当年抛弃了女儿,已经对不起一个孩子了,我不能再对不起我的儿子!”艳华一边解释,一边流下了眼泪。

  3

  家丑不可外扬?

  连娘家人也一再劝她忍让

  看着艳华流下热泪,我忍不住问她:“你有没有向自己的父母求助过?而且就算没有娘家人的帮助,你也完全可以自己打工挣钱养活孩子呀!”

  “他们根本就不理解我,说得好像都是我的错。”艳华说,早些年,她曾跟父母、姐姐说起过阿坤的种种不是,并提起离婚的想法,但总是遭到强烈反对。父母虽然心疼女儿,但还是会苦苦劝她:“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任由他去吧!为了孩子,这个婚不能离!离了你怎么过,难道还要再嫁一次不成?”一提到孩子,艳华立刻又没了主意。

  更让艳华郁闷的是,家里人不理解也就算了,很多时候,他们还会反过来指责艳华,让她两头受气。艳华说,她姐姐很多时候连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没听完,就数落艳华,怪艳华“作”。姐姐甚至还说:“谁家不是床头打架床尾和?至少他没有动手,没有把你打得鼻青脸肿吧?你总不能跟法官说,你老公不跟你睡,所以你要离婚吧?”父母也曾反问艳华:“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别人家更惨,人家都不离,你凭什么离?”

  每当听到这些话语,艳华都只能耷拉着脑袋回到丈夫和儿子身边,把被打落的牙往自己肚子里咽。而如果让阿坤知道艳华回娘家告状,他还会更加变本加厉地欺负艳华。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