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360笑话网

感悟秋荷

【作者:雨春】

从那次观看到涅槃的荷花后,很长一段时间,由于心存余悸,没有再去观看荷塘的景色,今天路过那里,索性违心停下来,去窥视一眼。

刚到荷塘边,芬芳的清新气息依然存在,不由想起我在《荷塘日色》里对荷花的描写:你看那一朵实在承受不了芬芳,竟然仰卧在一柄荷叶中间,硕大的花朵压得荷叶浮在水面上有点下沉感,就象放置在草坪一盏小橘灯,在阳光下更显夺目;再看那一朵确显霸道,本来荷柄因承受不了荷叶的墨绿而弯曲,她却不依不饶地倚在弯曲处盛开,使的那荷柄无处躲闪,只好忍气吞声,极力支撑着;再看那一朵大概也知道防晒霜不敌阳光,索性躲在荷叶下,不用费劲撑伞就可以享受荫凉,拒不直面阳光,特显紫红,真是个机灵鬼啊;还有那朵大概知道长得太高也有弊端,是吃力不讨好的事,紧浮水面,象复瓣的莲花,而且咋看她与水中的倒影就象一朵并蒂莲;还有一朵更加精彩,竟然突兀盛开在常青藤上方,使人有海市蜃楼的观感,一花一境地,一境一感观,真是让我描写不尽她们的百态千姿,万种风情。

可当我抬眼向眼前的荷塘望去时,心猛然下沉到低位,那位词人的形容:“绿荷相依恨,霜剪破,嫌他雾露不成珠。”的凄凉还算尚佳。很可能是他观在初秋、感在初秋、写在初秋。而在这深秋之时,霜已将荷叶打得成绛紫色,甚至是枯黄,更有甚者叶柄折弯,低头耸下,河面上漂浮着落叶残存的径络。只有那成熟的莲蓬,还在歪头侧望着我,微风下频频向我点头,像在向我打着招呼。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曾何其风光的荷叶,什么田田的,亭亭的妙曼,一切都香消玉殒,鱼儿不断地张开嘴吞食残叶,碎叶化为春泥也成定局,报孝母根也是必然。

透过清澈的一池秋水,仿佛都能看到洁白的荷藕在翅首,似乎要跟我对话,徒然间我眼前一亮,这不就是希望吗?它就是明年六月丽景的储蕾,就是风景再现的种子。还有那成熟的莲子,从生命的角度来看,它比玛瑙还要精贵啊,偶尔看到不知何时落在污泥中的莲子,已经展开了嫩绿的笑脸,让我看到了它生不逢时的瞬逝美丽,给寂寞的荷塘也带来点点生机。

虽然只有一叶、一叶的零星的点缀,羸弱得仅能浮在水面,细碎的水珠、露珠,却倍加闪眼地发着晶莹的银光,似在春日里的第一根小荷才露尖尖角那么夺人眼球,更有早有蜻蜓落上头的静雅娴趣。让我仿佛看到了荷的:夏日的芬芳,夏日的风韵,夏日的清新,夏日的翔飞的红蜻蜓,好像还听到了蛙声如潮,呢喃的鸟语,如歌的鱼声,风吹荷叶的沙沙声。

有时候,人会触景生情,如果单看一方面,不去展开联想,往往会伤及自身,祸及他家,我们也要从另一面去看,好多也是创作的需要,并非是诗人、词人的真正心理,其实他们也有另一面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所以,我们在欣赏他们的诗篇时,也要客观地想一想,否则定会受其影响甚至是误导。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