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综合网
寒鸦网络社区
当前位置: 主页 > 笑话 > 恐怖笑话 > 婴煞(4)

婴煞(4)

导读:让他手里攥着那根烟杆!让他成为这个恶魔复仇的工具!过了四年提心吊胆的生活之后,我们最终没能逃脱他的魔掌!2001年11月20日逸天承认杀人,但没有把我供出来,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不能出事,你要把我们的孩子
让他手里攥着那根烟杆!

让他成为这个恶魔复仇的工具!过了四年提心吊胆的生活之后,我们最终没能逃脱他的魔掌!

2001年11月20日

逸天承认杀人,但没有把我供出来,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不能出事,你要把我们的孩子带大,永远照顾好他。

可是,逸天,当我丧魂落魄地回到家里时,我多想叫你等等我,等我和你一块儿离开这个世界,因为,一打开房门,我就看到脚下地板上一滩深红的血泊。

不,应该说不是一滩,而是一根,一根血泊,一根烟杆形的血泊!

这血流的源头,是孩子的双眼!

原来,孩子是带着一个血泊出生的——一个藏在眼底的血泊——地板上李原头下的一滩黑血——他眼里闪烁的暗红!

我在他坟前守了三天三夜,后来晕倒,住院两周。

2002年5月13日

移民之前,村长传达了县里的通知:为了保证三峡库区的水质,15年以内的坟墓都要清走,把尸体取出火化。

我站着,看他们一锹锹挖孩子的坟墓。

我并不留恋这地方,我急切地渴望离开这地方,将过去的恶梦远远地抛在身后,让它永远地淹没在三峡的库底,但我不能抛下他不管,我要带他离开家乡,因为逸天叫我永远照顾他。

最后他们问:“是这棺吗?”“是。”我说。

一个钉一个钉地撬开盖板后,他们惊奇地说:“不是吧,这里是空的! ”不会错的!

怎么会错呢!

我披头散发地冲到棺前:确实,除了一根烟杆,里面空空如也!

逸天,逸天,我知道了:其实我们从未有过孩子!

也许,除了恐惧与妄想,我们一无所有。

    ------分隔线----------------------------